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行业要闻

金融开放路线图时间表明确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7日 14:17:35 访问人数:119

4月11日,博鳌亚洲论坛的最后一天,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上,宣布了12项中国金融扩大对外开放举措。其中,包括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等6项措施,预计到6月30日前将落到实处;此外,市场期待已久的“沪伦通”将争取在2018年年内开通。

就在同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也在时隔36个月之后,宣布再启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额度的审批。

在分析人士看来,此次金融开放“大礼包”十分丰厚,也是水到渠成。中国金融业经历了数十年的改革开放,不论从市场层面、监管层面,都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迎接外资的竞争。

 

12项金融开放举措年内落地

4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论坛开幕式上宣布了一系列中国扩大开放的重大措施,包括放宽外资进入金融服务业的准入门槛等。并称,措施落地“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

易纲在上述论坛表示,人民银行和各金融监管部门正抓紧落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大幅度放开金融业对外开放,提升国际竞争力。其中,预计到6月30日,将落实六项金融开放措施:

一是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

二是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

三是不再要求合资证券公司境内股东至少有一家是证券公司 

四是为进一步完善内地与香港两地股票市场互联互通机制,从5月1日起把互联互通每日额度扩大四倍,即沪股通及深股通每日额度从130亿调整为520亿元人民币,港股通每日额度从105亿调整为420亿元人民币;

五是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

六是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

到今年年底以前,还将落实六项金融开放举措,包括:

一是鼓励在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货币经纪、消费金融等银行业金融领域引入外资;

二是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

三是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业务范围;

四是不再对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单独设限,内外资一致;

五是全面取消外资保险公司设立前需开设2年代表处要求。

此外,对于市场期待已久的“沪伦通”,易纲表示,经中英双方共同努力,目前沪伦通准备工作进展顺利,将争取于2018年内开通“沪伦通”。

易纲还称,此前宣布的各项开放措施均在顺利推进,中国已经放开了银行卡清算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限制,放宽了外资金融服务公司开展信用评级服务的限制,对外商投资征信机构实行国民待遇。

“目前,各部门正在抓紧修改法律法规相关程序,将在上述时间节点前落地实施。为促进金融业开放相关工作顺利实施,我们还将做好配套措施,在扩大金融业开放的同时加强金融监管。在放宽外资准入和业务范围的时候,依然要按照相关法规对各类所有制企业进行一视同仁的审慎监管。通过加强金融监管,我们可以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易纲称。

 

政策推动谨慎平稳

易纲表示,中国在推动各项政策时都是非常谨慎的。“这些措施是我们经过慎重考虑后,在评估各项条件已经成熟、监管已到位、数据已到位后,才往前推进的,不能把它形容为大爆炸式的改革。”他说。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去年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到十九大的召开,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路线图已经非常明确。如今推出具体的开放细节和时间表是水到渠成之事。

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保险业最先试水引进外资。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又引入外资法人银行。“在竞争中,中国的内资金融机构成长更快,产品创新、风控管理都取得了较快的发展。从市场层面来说,我们对于开放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赵庆明对记者表示。 

从监管层面来讲,中国金融业也做好了全面迎接外资竞争的的准备。回看过去的十余年,中国金融监管经历了巨大的变革,也在不断迈向成熟。2003年中国成立了银监会,此后出台诸多诸多规范性文件。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率先使用巴塞尔协议Ⅲ。去年开始,在“防范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背景下,“一行三会”进一步加强了金融监管和规范。去年年底,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正式成立,今年全国“两会”宣布的机构改革方案中将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赵庆明表示,监管能力的提高,为金融业的全面开放提供了有力保障。

与此同时,赵庆明认为,当下中国进入了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金融服务却仍存在着有效供给不足等问题,将金融领域开放引入更多的境外资本和机构,也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所在。

易纲称,下一步,中国将遵循以下三条原则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二是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三是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要使金融监管能力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

 

外汇领域扩大开放

就资本项目可兑换和人民币国际化,易纲表示,中国一直在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与过去相比,不管是外商直接投资(FDI)、对外直接投资(ODI),还是在金融市场方面,如何让外资进入股市及债市,如何将中国股指纳入全世界主要指数,这些工作一直都在做。包括刚才宣布的提高沪股通、深股通及港股通的每日额度,实际上都是在有序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使得在资本项目下越来越方便。

“同时,我们改革的步骤是稳妥的,还是要控制风险,使得步骤平稳。”易纲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是个水到渠成、市场驱动的过程。如果企业和金融机构有这种需求,人民币国际化可以节约交易成本、对冲货币错配的风险,中国都乐见其成。但是主要还是靠市场驱动,要使得人民币和美元、日元、欧元等其他货币的竞争是平等的,让企业可自由选择用哪个货币。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在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下,有条件、有限度开放境内机构境外证券投资的过渡性制度安排,QDII 于2006 年4 月正式启动。外汇局的数据显示,目前共有132家机构投资者获得了合计899.93亿美元的QDII额度,但过去近三年时间内没有新增额度。此次重启QDII额度审批,也被视为外汇领域扩大开放“第一枪”。外汇局表示,将稳步推进QDII制度实施,扩大金融市场开放。

自2015 年下半年到去年上半年,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较强,跨境资本流出压力有所增大。但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跨境资本流动形势明显改善,所以目前可以适当放松一些外汇管理措施,重启QDII额度是很好的选择。

易纲在博鳌论坛上也表示,目前跨境资本流动平稳。随着中国股票和债券纳入MSCI和彭博指数,外国机构投资者需要配置此类资产,因而需要投资中国股市、债市。与此同时,中国投资者也需要在全球配置资产。目前,中国投资者的全球资产配置比例偏低。随着中国开放度进一步扩大,中国百姓和机构可以更大程度地在全球配置资产。鉴于国内和国外投资者都有需求,跨境资本流动可以平稳高效。

 

货币政策继续保持稳健

中国金融扩大开放的背后,是在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大周期之下。在论坛上,易纲表示,“关于主要经济体央行资产负债表收缩问题,我们在很早前就已经预期到了这种变化,所以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他认为,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和金融业开放对实体经济肯定是有好处的。所有的措施设计目的都是为了让金融业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这些政策都有利于中国银行业提升在国内的竞争力,也有利于中国银行业走出去之后的国际竞争力。

对于中国下一步的货币政策的走向,易纲表示,中国目前实行的是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并没有实行量化宽松政策及零利率政策。对于未来是否有进一步上调基准利率的考虑,易纲称,中国正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目前中国仍存在一些利率”双轨制”,一是在存贷款方面仍有基准利率,二是货币市场利率是完全由市场决定的。目前中国已放开了存贷款利率的限制,也就是说商业银行存贷款利率可根据基准利率上浮和下浮,根据商业银行自身情况来决定真正的存贷款利率。其实最佳策略是让这两个轨道的利率逐渐统一,这就是中国要做的市场改革。

目前,中国央行更多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调节市场流动性,利率调整似乎更具象征性,随着美联储加息进程可能加快,中国会否跟进?

易纲称,中国的货币政策一直保持稳健。美国目前已加息了6次,但人民币的收益率曲线还是一直比美元收益率曲线高80~100个基点,保持了稳定的利差。易纲认为,目前中国货币政策格局和利差格局总体上都是稳定的,有利于经济发展。“观察政策是否稳定,是否是好政策,一是看对实体经济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看我们的融资情况怎么样、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怎么样;二是看预期,就是大家怎么看待未来的事。就这两个方面考虑分析,我们都处于比较适度的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