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协会动态 > 协会新闻

股权众筹平台:能否豁免融资项目真实性的审查义务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02日 10:56:34 访问人数:380

虽然目前我国股权众筹行业受到政策不明确的影响,但仍然有不少互联网金融平台仍在从事股权众筹业务。融资者可以通过这些平台向投资者销售股权或类股权权益份额,当然,这种股权销售必须是私募形式,而不能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公开销售。对此,2014年证监会《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试行管理办法》”)作了明确规定,同时也将股权众筹平台界定为通过互联网平台(互联网网站或其他类似电子媒介)为股权众筹投融资双方提供信息发布、需求对接、协助资金划转等相关服务的中介机构。作为为投融资双方提供交易平台的中介机构,其负有多大的审查义务,尤其是对于融资项目信息的真实性,平台是否负有保证责任,如果融资项目不真实导致投资人损失,平台是否与融资人一起承担赔偿责任,这些问题值得平台关注。对于这些问题,我们尝试进行分析。

审查_看图王.jpg

一、平台的具体运作模式

在我国,股权众筹平台的具体运作模式主要有两种:一是“领投+跟投”模式,二是平台担保模式(即没有领投人)。

1.“领投+跟投”模式

根据京东东家、36氪等网站的介绍,“领投+跟投”模式的操作流程主要包括:第一,项目审核。创业者通过线上平台发起项目,平台对该项目进行内部审核,并与项目方进行沟通,在基本确认项目的真实性后,为项目上线做好准备。在这一阶段,领投人从预融资项目中选择想要领投的项目,在三天冷静期内可以随时弃投,在确定领投后,对项目进行尽职调查并出具尽职报告或者领投理由,同时协助融资项目完善商业计划书、确定估值、投资条款和融资额。第二,项目上线。平台开展预热路演,领投人协助项目路演,并完成对跟投人的融资。第三,融资成功后,所募集的资金经由领投人和跟投人所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转入融资项目公司,项目公司确认股东。在投资完成后,领投人需要全程跟踪融资项目,参与重大决策,而且,领投人可以选择适当的时机以公允合理的价格退出。

在这种模式中,领投人一般为经验丰富的机构投资者,融资企业并不是向普通投资者展示项目信息,而是先向领投人展示其项目信息及发展前景,领投人需要对融资项目进行审查,考察融资项目并进行尽调和估值定价,与融资企业签订投资协议。跟投人基于对领投人的信任及其对融资项目的理解,跟随领投人投资其所选择的项目。而且,在投资完成之后,领投人还需全程跟踪融资项目。可见,在这种模式下,领投人对融资项目信息的真实、准确、完整负有重要责任。因而许多平台也会对领投人作出约束性规定,即一个项目只能由一人领投,并且领投人认购金额应不低于该融资项目目标募集金额的30%,不高于该融资项目目标募集金额的80%。

2.平台担保模式

根据人人投等网站的介绍,平台担保模式的操作流程主要有:没有设置领投人,在项目融资人向平台提交融资项目后,由平台负责对项目的审核并对其内容真实性负责,通过审核的项目将向普通投资人开放,由投资人自行决定是否投资。由于平台需要负责对融资项目进行考察和审核,因此,平台内部专设投资委员会,参与对融资项目的尽职调查,最终对项目质量担保。审核项目、发布项目、预热路演、线下路演、正式上线、在线融资,都由平台主导。

二、平台的基础性审查义务

无论在哪种运作模式下,为符合监管要求,为保障投资者利益,平台都负有一定的基础性审查义务。主要如下。

1.对投资者资格的审查

《试行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股权众筹平台对投融资双方进行实名认证,对用户信息的真实性进行必要审核。同时规定,融资者和投资者应为股权众筹平台核实的实名注册用户,禁止向非实名注册用户宣传或推介融资项目。因此,平台的审查范围主要包括:

第一,身份审查。实名认证是基本要求,平台需要审查核实该信息的真实性。投资者应向平台提供真实、准确和完整的身份信息、财产、收入证明等信息,因而平台的身份审查可能要求投资者提供身份证、户口本、工作证明、存折银行流水、营业执照、房屋租赁合同、房屋产权证明等相关证件。

第二,投资者资格审查。《试行管理办法》第十四条规定的合格投资者是指,投资单个融资项目的最低金额不低于10万元人民币的单位或个人,金融资产不低于100万元人民币或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30万元人民币的个人。因此,股权众筹平台需要审查这些个人的相关财产、收入证明,主要包括: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份额、资产管理计划、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期货权益等。

2.对融资方身份的审查

《试行管理办法》规定,股权众筹平台需要对融资方的身份进行审查,主要就是要求融资方在平台实名注册。《试行管理办法》规定,融资者应当为中小微企业或其发起人,并应向股权众筹平台提供真实、准确和完整的用户信息。中小微企业的判断标准是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上大中小微型企业划分办法》的规定,从使用从业人员数量、营业收入、资产总额等标准来划分中小微企业。发起人一般是指是企业的实际发起人,即通常所称创始人。

3.对融资项目合法性的审查

平台对融资项目合法性的审查,一是指,融资项目不涉及非法经营,也不涉及洗钱、资助恐怖组织等违法犯罪行为;二是指,不得公开或采用变相公开方式发行证券。《试行管理办法》规定,融资完成后,融资者或融资者发起设立的融资企业的股东人数累计不得超过200人。一旦超过200人,将构成公开发行证券。另外,融资人不能同时在两个或以上股权众筹平台进行融资。股权众筹平台还负有审查同一项目在其他股权众筹平台进行融资的义务。所以,股权众筹平台需要对融资用途是否合法以及融资人数、多个平台融资等进行必要审查。

三、平台对融资项目真实性的审查义务

对于平台而言,最为关键的问题是,平台是否需要审查融资项目的真实性,是否必须保证融资方所发布的融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如实报告重大信息,不存在欺诈发行的行为?

在平台担保模式下,平台自行承担融资项目真实性的审查义务。例如,平台自设投资委员会,参与尽职调查,尽到善良管理人的义务,对融资项目的质量进行担保。而在“领投+跟投”模式下,平台认为自己仅仅作为中介方,只负责为投融资双方提供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或渠道,而非实际上的融资项目方的代理人,所以,平台仅负有一般的基础性审查义务,而不保证融资项目的所有信息的真实性,也不对真实性进行保证。而且,平台认为,平台与领投人是合作关系,领投人的行为是投资人的自己行为,不能将其视为平台的行为,并由平台来概括承受领投人行为的后果。毕竟平台只收取融资额的3-5%的佣金,如果要求平台承担融资项目不真实导致的投资人损失,那么,对平台而言,收益与责任严重不对等。因此,融资项目的真实性如果存在问题,或者领投人与融资方共同欺诈投资人,平台也不用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另外,平台作为一个交易场所,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对所有的融资信息进行核查,也不可能承担所有的投资人损失,否则将显失公平,就好像股票交易所一样,不会因为有人欺诈发行而要求股票交易所来承担赔偿责任。关于这一点,京东东家、36氪等股权众筹平台就明确声明,平台不对真实性负责,但有权监督和质询。如果投资人因融资人的欺诈或领投人的欺诈而受到损失,平台并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实际上,虽然《试行管理办法》对此没有明确规定,但我们认为,平台基于信义义务仍然负有较大的真实性的审查义务。理由主要在于:

第一,领投人与跟投人之间形成信义关系,领投人作为管理人应当负有善良管理人的信义义务。

信义关系是指处于一种优势地位的一方(受信人)承诺为相对方的最佳利益而行为的特定法律关系。 信义义务是指当事人之间基于信义关系而产生的义务,即,信义义务存在于信义关系,只要当事人之间存在信义关系,受信人就对相对方负有信义义务。

领投人与跟投人的法律关系中,投人是委托人,是受信人,委托人托付财产和权利给受信人,受信人则为委托人提供专业性较强的服务。在“领投+跟投”模式下,跟投人基于对领投人业务能力和职业操守的信任,将财产和权利交给领投人,对财产不再享有控制权;领投人则提供专业的资产管理服务,享有对财产的全部控制权,这是典型的信义关系。信义义务要求领投人承担忠实义务与注意义务。与融资项目真实性有关的是注意义务。注意义务要求领投人在作出选择项目、尽职调查、投资决策时,应当审慎、勤勉,并具有专业水平。保证融资项目的真实性,正是领投人专业性、勤勉尽责的应有之义。

第二,平台与投资包括领投人和跟投人)之间存在信义关系,亦负有信义义务

平台认为其与领投人是合作关系,领投人的行为是投资人的自己行为,不能将其视为平台的行为,实际上,虽然领投人也是投资,但在某种意义上,领投人是平台选择或认可的对某一融资项目的管理人,在股权众筹中起到审查、甄别、筛选、宣传、推广以及投资后的督导、参与治理等作用,领投人实际为平台服务。如据此认为领投人与平台成立委托代理关系则其行为后果应由平台承受。

至于平台所获收益与所担责任并不匹配,以及股票交易所不承担赔偿投资人损失的情形,这不是平台豁免义务的充分理由。

因此,我们认为,基于信义义务,平台需要向投资人提供信息并且保证信息的真实性,一旦在项目审核过程中出现漏并导致投资人在投资过程中出现损失时,平台应向投资人承担赔偿责任。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融资信息的真实性都可导致平台承担责任,只要平台尽到了信义义务人的注意义务,或者领投人尽到了信义义务人的注意义务,也可免责。

来源: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法律服务中心 奚桢、谭洁(原创)